网站首页 | 学术博览 | E会场/幻灯 | 专家访谈 | 前沿热点 | 糖化视点
2013-ISDEM and 2nd APCDE >> 专家访谈 >> 心理障碍与糖尿病的共同机制

心理障碍与糖尿病的共同机制

时间:2013-09-18| 作者:郭万军教授| 浏览量:3007

    糖化教育网:郭教授您好,非常感谢您能接受糖化教育网的采访。糖尿病患者比普通人群更容易发生心理方面的问题吗?原因是什么?
    郭万军教授:
许多疾病的患者,也包括糖尿病患者,发生心理问题或者情绪问题的比例比普通人群要高。很多人可能关注的是,得了糖尿病,或者是因为接受不了患病的事实,或者是紧张和担心,心情难免会不好。但实际上可能不这么简单。最近多项研究发现,之前没有心理问题的糖尿病患者,在发生糖尿病后会更容易发生心理问题,甚至有些会达到心理障碍的诊断标准;而另一个重要的发现是,本身有心理障碍的人,也更容易发生糖尿病。从事心理卫生的医生可能比较清楚,他们的病房里很多病人都会有糖尿病,其中有心理障碍之前得的,也有之后得的。这提醒我们,这其中不单单是一个心理反应,可能有其内在的疾病机制,即心理情绪上的问题,与糖尿病之间可能存在某些共同的因素让它们更容易同时发生。这中间的原因很复杂,从遗传到环境都有涉及,虽然现在的研究还不是很多,但已经有研究表明,二者之间存在一些共同的机制,而不是简单的心理反应。
 
    糖化教育网:既然糖尿病患者存在这么多的心理问题,请问现在中国及其他国家的糖尿病情绪障碍治疗现状是怎样的呢?
    郭万军教授:在国外,特别是发达国家,对糖尿病的情绪障碍的治疗,如焦虑、抑郁,是比较系统的。以美国的麻省总医院为例,它是一个综合医院,有精神科,但是精神科的病床数很少,而且可能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精神科医生在管理本科室的病人;绝大部分精神科医生都参与到整个医院的“联络会诊”工作当中,即同其他科室的医生一起组成团队,使用心理治疗或药物治疗,去处理病人的情绪、心理问题。在这所医院,患者的平均住院日非常短,但是,凡是住院的患者,有很大比例都接受过心理辅导或治疗。
    而在我们国内,患有心理疾病来(综合)医院(指非心理卫生服务科室)就诊的患者比例很高。其中,有相当一部分病人,虽然主要是心理卫生的问题,但是跑到其他(非精神卫生服务)科室去就诊;另外一些病人,不光是精神方面的疾病,躯体疾病的表现也很突出,也都是来综合医院就诊。所以最近十多年来,国家在大型的三级医院甚至是二级医院推广心理卫生服务,要求这些医院都要有心理(卫生)科、精神科或者临床心理科等相关科室的门诊。但是,我国从事心理卫生领域的医生很少,包括专科医院在内,整个领域的医生可能也不到两万名。所以说,国内要比较好的开展针对糖尿病的心理卫生工作,还有点困难。有些好的医院,可能有条件能做到,但是绝大部分医院只能做到针对本院的心理卫生工作,而且更多是以会诊的模式为主。也就是说,只有当某个科室的医生发现病人有心理问题,找精神科的医生去帮助处理;而很多时候病人的心理问题是与躯体问题夹杂在一起,并不是每个病人和医生都能反映和发现心理问题的。之前我们做过一个分析,发现很多更严重的、更需要得到心理卫生医生会诊的病人,没有得到会诊,后来发生了严重的事件,甚至是自杀。
 
    糖化教育网:有一些患者同时存在生理症状和心理障碍,请问患者对心理辅导或者心理治疗的接受度怎样?相关的花费如何呢?
    郭万军教授:现在确实有很多人关心,接受心理治疗或心理干预会不会很花钱。我自己认为,相对目前中国的物价政策,特别是比较于糖尿病本身的治疗成本来说,心理相关的治疗其实并不算昂贵,甚至比糖尿病的治疗费用更低。为什么很少有人接受心理卫生的治疗呢?主要有几个原因:首先是心理治疗的可获得性比较低。因为各个医院提供心理卫生治疗的能力参差不齐,有的医院可能根本就没有这个科室。其次,医生和患者,包括公众的意识,缺少心理卫生方面的考虑。很多人觉得,得了糖尿病心情不好,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需要专门去看精神科的医生;同时,中国人可能习惯忍一忍,不把心理问题当做可以处理、可以治疗的疾病。第三,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病耻感“。很多人觉得,得糖尿病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一说得了精神障碍或精神疾病,或者心理障碍,就像说自己品德或品格不好一样,会感到非常耻辱。因此,很多病人就算得了心理疾病,也不去求治,或者怕旁人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待他。第四个方面,现在有很多研究发现,非精神科医生对于情绪、心理障碍的识别率很低。当然这种识别率低也是有一定限度的。虽然中国的医生在接受医学教育的时候并不是很重视心理卫生的知识,但是基本的训练是有的。所以,只要非精神科的医生有时间,精力和意愿去关注这个问题的话,很大一部分还是可以被发现的。举个有趣的例子:在做精神障碍识别率的调查时,如果事先告知医生调查这方面内容,其识别率比不事先告知是增加的,而且增加的幅度可以达到两倍。第五,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我们的医生太忙了。我在香港的经验是,第一次来门诊的病人要看足45分钟,这在内地是不可能的,因为看病的人太多了。据估计,中国大部分医生看门诊的时间在5~10分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把自己专科的信息搞清楚都很不容易,更不要说去关心病人的情绪问题了。还有最后一点,很多精神或情绪障碍并不是第一明显或者很突出的,特别是跟身体的疾病同时发生的时候,表现得更多的是身体的不舒服。比如抑郁症、焦虑症,都有很多身体方面的症状,所以病人可能感受到更多的是身体不舒服,他就诊时也不会主动说心情不好,而是描述头痛、心慌、手抖、出汗多等身体的症状。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心理疾病患者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反过来,心理方面的疾病得不到治疗,同样会影响糖尿病的治疗效果,比如有些糖尿病患者有药不用,抵触胰岛素治疗,这些都跟心理、情绪有关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9035432号-3 E-Mail:a1cedu@dmed-bj.com

CopyRight © 2012-2013 a1cedu.org

关注官方微信
微信号:PUDF05
微信名称:德麦迪